欢迎访问渔樵问答!

渔樵问答

您现在的位置是:渔樵问答 > 娱乐 >

娱乐

怎么样评价网飞电影《饥饿站台》?

发布时间:2021-08-31娱乐评论
《饥饿站台》是一部被人没办法反驳的人性自私影片,于2021上映的西班牙科幻惊悚电影。

《饥饿站台》是一部被人没办法反驳的人性自私影片,于2021上映的西班牙科幻惊悚电影。由Galder Gaztelu-Urrutia执导,伊万·马萨戈、安东尼亚·圣胡安、埃米利奥·布阿勒主演,剧情讲述一位男子葛兰从昏迷中醒来,发现自己身处一座监狱的第48层,各楼层从地表垂直向下,天天一个大平台会经由居室中间的方形洞将上层吃剩的食物往下送,而在透过“狱友”得知此地的规则之后,葛兰也渐渐发觉在这里除去自己以外大家都不可以相信。

一直以来,我都深信一部电影无论是什么种类、好看与否、里头场面多浩大,具备多高的爽度和娱乐性,它终究是个用来传达某件事情的载体。从故事发创作、角色设计、撰写剧本,到最后拍摄实行的整个制作过程,都多少会透过创作者的个人意识,在其中融入自己经验、关注议题,或者想透过作品来跟观众传达的思想,而《饥饿站台》就是一部具备强烈目的性,把内容程度拉到最高的电影。

《饥饿站台》把故事舞台设定于一座楼层分明、大家没办法自行离开,唯一通往各层路径只有居室中心深不见底电梯井的建筑之内,每天垂直移动的平台会输送食物给各层居民,除去限定用餐时间、不可以私藏食物、每月会更换楼层以外没其他规则,然而《饥饿站台》的高明之处,就是以这看上去容易、用三言两语就能完整交代的背景,把人性最真实的一面给展示得淋漓尽致。

当大家身处困境时,愿不想把多余的资源跟他人推荐?是否会由于资源不足而做出伤害他人的行为?这一直都是很多灾难末日电影不断探讨的主题。《饥饿站台》巧妙的透过由上往下的平台、楼层数越低的人能越早享用的设定,在支持人体正常运作的“食物”变成里头“有限资源”的状况下,让整栋建筑成为阶层分明的现实社会缩影,强烈的批判隐喻,说是今年现在为止看过最有意思的电影一点都不为过。

导演Galder Gaztelu-Urrutia完全展示出他身为一位新导演所具备的创作实力,在《饥饿站台》有如融合了《心慌方》、《雪国列车》、《电锯惊魂》、《摩天楼》的剧情中,借助很多创意巧思把看不见出口、带给大家深层不安与幽闭恐惧的密室题材提高至另一个层次。片中由于粮食有限,下层只可以吃上层的剩食,让每一个阶级层层向下压迫,都反映了大家社会中真实存在的状况。

有趣的是,不像社会上多半是富者越富、穷者越穷,《饥饿站台》以每一个月都会随机交换楼层的规则来被人们有机会可以翻身,这个月你在下层吃剩菜,下个月可能就能来到上层享受佳肴,反之上层的人也会在下个月坠入深渊,然而即使有着阶级翻转的可能,电影不像大家一直期望没钱人有朝1日能出头天那样美好,反而愈加凸显人性根本的丑陋。

原本在下层吃苦受难的人幸运来到上层,不过他没由于领会过下层生活而变得珍惜所有,反倒抱持着自私心态,不考虑下层人死活的浪费食物。阶级调换了,但各楼层的状况却依然没改变,《饥饿站台》除去让大家看见表面上自由的规范,由于人性的自私与黑暗而变得不公平,进而造就这个残酷的社会现实以外,也借此带出共产主义为什么会在乱世中迅速兴起的重要原因。

因为每一个人都只抱着:“之前在下层受困,目前到上层要无所节制的享乐。”的想法,没想到他人处境与整个大环境,才导致《饥饿站台》这个永远没办法改变的恶性循环。虽然就理想状况而言,假如每一个人都能为其他人着想,上层拿得少、下层就能获得更多,不过在日常,有什么上层想牺牲自己权益,当那个唤醒大家意识的人?而即使有人能挺身而出,最后想响应他的又有几个?

可能在《饥饿站台》中,主角葛兰多次在高楼层尝试联合众人力量来改变阶级压迫,然而在大伙只考虑到自己,没办法以柔性劝导来团结一心的状况下,到头来还是只可以用在饭菜加料或武力胁迫等强硬方法来达成目的。我喜欢《饥饿站台》呈现出资本主义的自由市场经济里,由于过度放纵所致使的后果,也正是这样,在人性与道德约束是这样脆弱的状况下,大家现实社会才更需要公权利的限制与有效的社会规范。

在《饥饿站台》电影后段,用尽所有方法还是失败的葛兰,跟他结识的伙伴乘着平台从生活优渥的上层往下分配食物,试图以个人力量来对抗整个社会体制,并在沿路上看尽了人性的百态。我想这就是这个世界的现实,当大家觉得自己已经过得极为悲惨时,永远还有人身在你没办法想象的困境之中,而这种恐怖、绝望、人性最黑暗的一面,都在《饥饿站台》限制级的分级之下,毫不掩饰地透过画面与心理层面的压迫呈现出来。

不能否认,《饥饿站台》携带大家看见大家的自私与整个社会的残酷,但就好似原本在高楼层粮食充裕时还谈笑风生的室友,来到没食物的底层自相残杀、吃一个月人肉也成为要存活下去的唯一选择,可能有时做坏事的人本性其实不坏,而是遭到险恶社会情势所逼的不能已,这部分善与恶的灰色地带都让大家怎么样去评断一个人的规范变得极为复杂且矛盾。

电影的结尾说来还真有趣,原本觉得导演可能会在塑造了一个世界观没办法将其收回,但没想到最后却以一个游走在现实与虚幻之间的表达方法,让大家以为没有的小姑娘现身,她就仿佛是黑暗中的一盏微光,告诉大家即使身处地狱也有着期望存在,尽管单靠个人力量没办法撼动体制,但有付出的努力就有改变的机会,而最后结果怎么样就不是《饥饿站台》的重点了。

整体而言,我很喜欢《饥饿站台》整部电影的定义,故事格局虽然不大,但片中呈现的却是人性与这个世界的真实写照,从里头有限的食物资源对应到如今由于武汉肺炎搞得人心惶惶而供不应求的口罩,到头来《饥饿站台》的事件都不断发生在社会上的各个角落,也给予大家更多深思的机会与空间。

可能人就是如此的一种生物,要使所有人可以不考虑私利团结一心,可能只能像《守护者网盟》那样,被人们有一同目的或需要要联合对抗的敌人,我想《饥饿站台》设计葛兰携带《唐吉诃德》进入监狱是什么原因就是这样,这个兼具悲喜剧,充满滑稽可笑的幻想,但其中角色坚持正义的信念却又是这样被人感动的小说,用来代表这个世界是再合适不过。



"

广告位